当前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张国焘在阿坝召开中共川康省委和红四方面军党

张国焘在阿坝召开中共川康省委和红四方面军党员活动分

退伍战士罗开友因遭诬告被错误羁押,为帮其恢复名誉,全忠历时5年先后6次走进大山深处罗开友的家乡,与当地有关部门协调做好有关工作,解开了罗开友20年的心结。原北京军区善后工作办公室政工组老干部处处长、十九大代表全忠做客中国军网,为你讲述共产党员始终把群众的利益放在心上的感人故事。

一名副师职干部为什么不安安稳稳在部队退休,却要选择离开到当贫困山区乡村教师?今天,《解放军报》老兵天地版块的故事就从悬停说起。

从陆航旅政委到当贫困山区乡村教师,或许让人诧异。然而,这是陈立新梦想的又一次启航,是他依然在做“自己喜欢的事”

悬停,喜欢军事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直升机独有的动作,指在一定高度上保持空间位置基本不变的飞行状态。我拍摄过很多型号的军用直升机,印象中它们的起降动作都是悬停,而且无论完成多么精彩的动作,都离不开悬停。正是这种独特的飞行能力,使直升机无法被固定翼飞机取代。

2016年3月的一天清晨,我收到一位部队医院领导的信息,说陈政委找我。看到这条信息,我又惊又喜。

记得2014年末,我突然接到时任南京军区某陆航旅政委陈立新的电话,他说他决定转业。我疑惑:一名副师职干部为什么不安安稳稳在部队退休,却要选择离开?要知道他所在的部队,执行过抗震救灾、世博安保、首都阅兵等重要任务,参加过的军事演习更是不胜枚举。

陈政委说,他实现了他的梦想:用自己的积蓄在甘肃省一个很穷的乡村筹建了一所小学,成为一名乡村教师。职业敏感告诉我:多好的新闻题材!可他赶紧抢先一句:“别想报道我啊,我拒绝给我加个什么

这又让我想起以往多次想采访他时的场景。他总是一脸诚挚的笑容,然后大力“推介”身边的战友:“打仗靠的是飞行员、机械师!”

现在回想起来,他就是这样一个总是去成全别人的人。他一贯的谦虚低调让我觉得,这个选择并不令人十分意外。

他说,如果这次自主择业是他人生的第二次“悬停”,那么2004年则是第一次,他从步兵部队调任陆航团,并在陆航部队一待就是10年。

我和他的友谊始于2008年汶川地震。我至今清楚地记得,当我一大早打电话给他、要求跟机采访时,他正为救灾的事急得一头汗,当时一线天气情况不好,飞行员赶赴灾区的头两天使不上劲,他怕我这个女记者跑去添乱。但拗不过我的坚持,他最终还是同意并帮我协调了上直升机拍摄的事。那天,当我们又回忆起往事,我能感觉到他还是庆幸当时的决定。因为,正是我和摄像记者一次次冒险跟随直升机进出山谷,才用镜头记录下了飞行员冒死救援的点点滴滴,感动了许多人。

汶川地震后,我和陈政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我知道,他们陆航旅所在地,是一个大面积开发房地产的区县。由于机场周围不允许建高楼,很多开发商试图找他“公关”,结果被一一拒绝。有一次聊天时,他颇自豪地说:“从军这么多年,我虽然没打过仗,但是我对得起良心,对得起国家。”

2014年,他转换“战场”,开始人生的第二次“悬停”。这一次,跨度确实有些大。出于好奇,我让他发些在甘肃支教的照片。泥泞的小路、一双双稚嫩而求知的眼睛

他说,算上他筹建的学校,那里现在有两所学校了,232名学生里,特困的有23名。村里人均月收入不到100元,一些孩子到了冬天还穿着凉鞋,没有很多玩具和书籍,师资力量更是缺乏。这也是他铁了心要一直支教下去的原因。

他还说,回首自己的军旅生涯,总感到有些想干的事情没有干好,想抓的工作没有抓到位。如今,无论是从良心还是从党性出发,都不容他停下脚步。